小说哥哥,我好想你,能不能回来抱一抱我……

小说哥哥,我好想你,能不能回来抱一抱我......

顾家老宅子前。

顾瞻,你还有脸来,不知道我想弄si你吗?”

顾瞻有些疑惑的打量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顾晨就,他以为经历过上次的事,这个小子起码得有所收敛,没有想到,他不仅没有收敛,反而……

正张牙舞爪的在雪地里面发狂,甚至有些狂犬病发病的前兆。

顾瞻大腿上前迈进,走到顾晨就的面前,他双手插兜,靠近顾晨就后微微弯下了身子,“呦呦呦,我说谁在我面前狗叫呢,原来是你顾晨就啊。

怪不得最近我家门口老丢东西,原来是我家门口的野狗跑任瓷这来了,你不好好的给我看家,在这来狗叫什么?”

“你!踏马的顾瞻,今天我让你进了这个门我就……”

“你就什么?跟你爷爷我姓顾?!”看见顾晨就要冲上来,顾瞻一个脑瓜崩,就把人弹出去了老远,他的身手在帝都是数一数二,而且可以说是没有人能够打的过他。

看着在倒在雪地里,不断的哀嚎的顾晨就,顾瞻一脚把人踢到了别处,“好狗不挡道,顾晨就,滚远点,我今天没空遛狗!”

现在沈谦越不在帝都,一个小小的顾晨就而已,整死他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。

他顾瞻什么也没怕过,除了他沈谦越。

就像他说的那样,这个帝都,没有他顾瞻办不成的事。

除了他,沈谦越。

……

顾家老宅的装潢极尽奢华,随处可见的钻石,黄金,各种清明朝时期的古玩字画。

就连那个老太太坐在中间,都好像是一个展示物。

这是沈至第一次来顾家老宅,也是他第一次见这个传说中的顾家老太。

任瓷看起来有五六十的模样,体格微胖,脸色红润,身上珠光宝气,一个脖子能带七颗不同颜色的宝石,沈至忍不住在顾瞻的旁边吐槽道,“你家这是有什么传统吗,集齐七颗能召唤七龙珠?”

顾瞻微微颔首,也看向中间那个老太,他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不屑,“呵,不要拿我和她相提并论。”

任瓷一直不肯出声,直到顾瞻看向她时,才沉沉的开口道,“来了。”

扫了一眼顾瞻身旁的沈至,任瓷的语气带了一丝讥讽,“终于换人了,不再是那个卑贱的男人了,你该明白的,就算你再喜欢,他,也不过是顾家的一条狗。”

说完,任瓷甩给了顾瞻一份财产转让合同,“按照你父亲的遗嘱,如果你和沈谦越分开,那么顾家的财产就会从我身上转到你的身上,筹划很久了吧,签吧。”

那个合同顾瞻只扫了一眼,他并不在意这个合同还有那顾家的财产,他在意的是,刚刚任瓷说的话。

顾瞻讨厌别人议论沈谦越,特别是当着他的面,说他的不好,饶是事实是如此,顾瞻,也听不得一句沈谦越的不好。

他把身上穿着的风衣披在了身后,直接坐下,“我从来没觉得他有多么卑贱,倒是你,如此拼了命的靠贬低别人来提高自己,让我觉得很可怜,像是一条狗一样,告诉他的主人,那个人类,不可信。”

顾瞻瞥了一眼被任瓷扔在桌子上的合同,他的轻笑出了声,“就算顾家这份财产不能给我,可到底这还是顾家的,是今后顾家的万千子孙的,你任瓷,左不过就是一只替顾家看家护财的高档货而已,和狗有什么两样?”

顾瞻轻轻吐了一口雾,雾气绕啊绕,把他整个人藏匿,任瓷,只能看见他那讥讽的唇角还有那不屑的琥珀瞳孔在注视着他,宛若高高在上的王,在看他那轻如草芥的臣民。

被一个晚辈指桑骂槐,骂作是狗,任瓷面子上过不去,拿出顾家老太太的气势,一把锤在了桌子上,“如果,你再不和沈谦越分开,就休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顾瞻把烟掐灭,他仰头吐出最后一口烟雾,“不用客气。”顾瞻的唇微微扯出了弧度,他仰视着任瓷,双臂张开搭在了沙发背上,翘着的二郎腿被放下,披在顾瞻身上的衣服掉落,顾瞻单手捡起,起身冲沈至说道,“走吧。”

沈至瞥了瞥桌子上那从未签署的财产转移合同,对顾瞻说道,“顾瞻,你不签吗?”

“不签,有人要对我不客气了。”顾瞻蓦地靠近任瓷,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对视着任瓷有些躲闪的眼神,“我好怕怕哦。”

他拍了拍任瓷的肩膀,眼睛再一次弯成了月牙的形状,让人根本看不清他藏匿在其中的深邃,“小心一点,这种天别走夜路。”

顾瞻的每一句话都不重,甚至声音也不大,可是他的每一个字,甚至每一下呼吸都在遏制着任瓷的呼吸,让她感觉窒息,根本没有喘息的余地。

为了不让顾瞻发现她的恐惧,任瓷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,她的喉咙里始终咽着一口痰,憋屈着,不敢往下咽。

倏地睁开他那一双琥珀色的瞳孔,顾瞻的眼中布满了冰霜,他似乎很享受任瓷这种害怕到快要窒息的表情。

笑着,顾瞻的薄唇贴近任瓷的耳边,“也别呼吸,我怕你,氧,气,中,毒,而,亡。”

“你……”本来刚刚还一副严肃的任瓷,被顾瞻的几句话,几个动作,整得轻易乱了分寸,在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她真的被吓到连呼吸也不敢。

任瓷早年也跟着顾霆强在帝都闯过,在顾家最鼎盛的时候,她甚至为了钱,也做了不少砂仁放火的事情。

可是无论如何,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怕过。

任瓷此时还惊魂未定,等她调整过来的时候,顾瞻的声音已经飘远。

“可千万别对我客气,我顾瞻,最怕欠别人人情了,狗,也一样。”

“最近我的刀片被你儿子弄钝了,听说尾骨制作的使用感最好。”顾瞻回头,冲任瓷眨眼,“你知道你的尾骨在哪吗?”

……

巴黎。

“好了,衣服换好了,头发也吹干了,段敬乖乖睡觉吧。”

“嗯嗯,沈爸爸你也早点睡,不要一个人待到太晚哦。”段敬躺在床上,盖上了自己的蓝色小被子,给凑过脸蛋的沈谦越一个软乎乎的香吻。

“沈爸爸回去就睡。”

段敬牵住了沈谦越的手,他勾了勾他的小拇指,“沈爸爸,如果你实在想粘贴的话,就回去吧,虽然裴叔叔傻,但是他是真心对我好的,不会害我,我们两个在巴黎也能活。”

“傻孩子,有时候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“可能也没有沈爸爸想的这么难啊,爸爸告诉过我,爱能抵万难,如果你真的爱他的话,你们会克服所有的困难的吧。”

听见段敬的话,沈谦越一愣,顾瞻似乎真的生气,拉黑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,唯一有关联的就是那个“你的山水。”

想到这,沈谦越苦涩的笑了笑,可能连关联也算不上吧。

“或许吧,有一天我们会幸福的走在大街上,会打败所有想让我们在一起的人,就这一世,再也没有来事,即使只有短短的一天,我也知足,结婚,只需要几个小时吧。”

……

等沈谦越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,才发现刚不小心发错的语音,他听着段敬稚嫩的声音,一时间竟然有了奢望。

听说现在的科技很发达,如果可以的话,他和他以后是不是也可以拥有这个像段敬那样可爱的孩子。

他一定有和顾瞻一样的琥珀色瞳孔,薄薄的红唇,立挺的鼻梁,浓密而又细长的眉毛。

他那么好看,一定要多像他才好。

他躲在被子里,双眼已经看不清手机的屏幕,周围清冷的檀木的气息包裹着他,他不喜欢这个气味,甚至有点讨厌。

他喜欢和顾瞻身上张扬的气味所融合的那种温暖而又炙热的气息。

“还会再见面的,对吧,就算有人阻拦,就算有人不想让我们在一起,可是跨遍千山万水也还会再见的吧。”

“顾瞻,我会看见我的山水的,对不对。”

眸中被氤氲所弥漫,沈谦越始终在犹豫着措辞,看见“你的山水”这四个字,他总是会想起来顾瞻。

心中一直被压抑着的思念顿时喷涌而出,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打字,去解释那一切。

沈谦越:[对不起,我不小心摁错了,撤不回了,实在不好意思。]

沈谦越想了想,又发了一条短信。

沈谦越:[祝你晚安。]

帝都和巴黎相差将近六个小时,等顾瞻看到沈谦越消息的时候,已经是帝都的凌晨三点了。

他睁的溜圆的眼眸,在看见了沈谦越的消息后,像是得到了安抚,沉沉的合上了眼皮。

他把手机放在了怀里,好像那个时候抱住了沈谦越一样。

他的意识模糊的在低喃,眼角的泪不受控制的打湿了枕头。

“哥哥,我好想你,能不能抱一抱我……”

............阅读全文............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

如来写作网gw.rulaixiezuo.com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wenbi.com/11182.html